李开复:在中国,对成功的渴望更强烈,中国科技公司市值将超美国

时间:2020-01-07 来源:www.diw9nkahga.com

新闻5月14日晚,外国媒体周三发表了对创新工程创始人李开复的独家采访。李开复在采访中表示,中国科技公司的市场价值将超过美国,科技行业从业者的成功愿望比美国同行更强烈。

以下文章的主要内容:

中国的科学技术源于其强烈的职业道德和对成功的强烈渴望。他们正试图缩小与美国的差距。

这是台湾人李开复的观察,他是微软研究院和谷歌大中华区的前总裁。

很少有人比李开复更了解中国和硅谷的技术环境。1973年至1998年,他在美国学习软件工程并从事相关工作。此后,他回到北京,并于2009年创立了创新工厂(innovation works),这是一家专注于移动互联网的早期投资机构,管理着一只5亿美元的基金。目前,创新工场在中国投资了160多家初创企业,美国创新工场也在美国投资了22个初创团队。

在中国,他更大的投资案例是美图,其市值为20亿美元,是一款类似Instagram的应用。李先生还投资了豆荚,这是一家面向中国本土市场的安卓应用商店,由一名前谷歌中国工程师创建,目前市值约为10亿美元。他在美国的投资主要集中在智能硬件、在线教育和开发工具上。这三个领域的外国公司更有可能在中国市场获得成功机会。

在今年2月之前的一年半时间里,他一直在与淋巴瘤作斗争。他说现在他的癌症状况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和缓解,他感觉好多了。

在此次硅谷和美国东海岸的融资之旅中,53岁的李先生谈到了中国在信息技术领域的冉冉升起的新星,以及美国和中国高科技产业的主要区别。

谷歌中国前总裁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科技公司的市值将超过美国。

以下是问题和答案的总结:

问题:让我们谈谈中国目前的投资水平和估值。你认为新投资者来自哪里?

李开复:后期一些投资机构开始尝试早期投资。与此同时,大量天使投资者出现了,还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

问:数万?

李开复:是的。并非所有这些人都是全职天使投资者。许多人从高科技企业辞职,开始进行天使投资。一些人成为了杰出的企业家。五年前,我们没有遇到任何连续的企业家,但现在有很多。我们投资的很大一部分投资于持续创业和跟进。

至于公司的估值,我认为早期投资的增长或通货膨胀不同于后期投资的增长或通货膨胀。早期投资有更多的好投资机会。

问:它真的和美国很不一样吗?

李开复:信息流不同。几年前,我们所有的投资都集中在安卓上。现在我们发现数字娱乐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投资领域。以独立创作为例,作者和读者通过软件平台联系紧密,大大减少了编辑的干扰。杰出的作家脱颖而出,有讨价还价的能力。这种从传统媒体平台输出内容的现象在中国比在美国发生得快得多。

还有可转让的知识产权:我的短篇故事可以变成动画片、电影和手机游戏。我们投资的一个工作室有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卡通系列,叫做《十万个冷笑话》。两年内,这部非常受欢迎的卡通片变成了手游和全长电影,票房收入达2000万美元,成为票房第三大卡通电影。

问: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正试图国际化,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和小米。你认为哪个最有潜力,哪个被低估了?

李开复:这四个非常强大。我认为腾讯有很强的国内用户粘性和软件产品文化,但要国际化并不容易。他们需要将微信推广到合适的市场。他们投资了好项目,但对海外投资相对保守。相比之下,他们在中国的优势是g

问:下一个加入这四大中国科技巨头的公司是谁?

李开复:有些候选人,但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美国军团可以算作共享经济中的一家公司。它是目前价值70亿美元的一组模仿团购模型的主要幸存者。该公司有着非常狼一样的企业文化和低调。

中国在O2O共享经济方面领先于美国。中国城市人口众多,大量低收入蓝领工人能够根据用户的实际需求更灵活地安排工作时间,并通过共享经济的多领域渗透获得更高的劳动报酬。中国正在逐步建设自己的专业领域。这种模式在海外推广只是时间问题。

问:会有更多的用户级中国互联网公司,如阿普斯、古邦数码和猎豹移动,分布在全球吗?面对本地公司的新兴市场,他们能否做好海外产品的本地化工作?

李开复:中国企业在细分和扩张方面做得更好,例如,让用户喜欢并消费更多产品。自由增值模式起源于中国,养成高度依赖消费的习惯非常重要。有两种方法可以成功地与用户进行情感接触像苹果,小米也在这样做;同时,营造一种依赖感,防止您从电脑或手机上移除产品。

许多移动互联网的未来取决于你的执行能力是否足够快,这比你的创造力是否不同更重要。中国人对此非常擅长。

问题:你刚才谈到了努力工作、执行和速度、坚持和专注,这是中国科技公司和世界其他地方公司的区别。你真的认为中国公司和硅谷公司在这些领域有这么多不同吗?

李开复:是的,对利润的热情是相似的,关注的焦点,像彼得泰尔《从0 到 1》或《精益创业》,是相似的,但是差别是巨大的。在中国,对成功的渴望甚至更强烈。它驱动着惊人的奉献精神和非凡的职业道德。当我们邀请10到15名中国企业家访问美国时,他们都对美国每天只有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感到震惊。我不是说人们没有足够的工作,而是在中国,人们工作更努力。例如,腾讯附近的出租车站仍然在凌晨2点开门。问:中国会取代硅谷成为互联网的创新中心吗?

李开复:美国占电信行业(技术、媒体、电信)的2/3,而中国仅占2/9,差距为3倍。但是我认为中国将逐渐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

问:中国政府对中国崛起为一个新的全球软件业有积极还是消极的影响?

李开复:这有非常积极和成功的效果。最近,李克强总理提出了两大创新:“互联网”,包括建立一个管理65亿美元的国有基金,以及我们可以理解的“给每个人成为企业家的机会”。这些对该行业的发展有非常积极的影响。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