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中国VC行业还处于上半场

时间:2020-01-07 来源:www.diw9nkahga.com

2018年12月5日至7日,青科集团和投资界在北京举办了第18届中国股票投资年度论坛。论坛与业内知名学者和贵宾携手传承传统,改革旧与创新,分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展望市场未来。

会上,青科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倪正东和IDG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熊晓鸽进行了精彩的对话。

Investment Community(pedal 2012)组织如下:

倪正东:IDG资本成立于1992年,1993年进入中国,当时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刚刚开始崛起。你是如何从一个媒体人开始进行风险投资,并向中国的风险投资敞开大门的?

熊晓鸽:很多事情不能提前计划。当我离开旧金山时,我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是当一家杂志的编辑,并写了一些关于风险投资的文章。后来,我遇到了国际数据集团的创始人麦戈文先生,并有机会正式进入风险投资领域。

1993年,中国电子产品出口量约为51亿美元,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我将和麦先生讨论我想成为中国的风险投资家。现在回头看,可能是运气。我特别感谢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这给了我们出国留学、了解世界情况、把我们所见所闻带回中国实践的机会。

倪正东:今年到目前为止,IDG资本一共上市了17家公司。2018年的成绩单怎么样?筹集了多少钱,投资了多少钱?这是你最好的一年吗?

熊晓鸽:今年我们的上市公司中,有两家在中国上市,大多数在海外上市。投资是退出最重要的事情。因此,我们期待本网站的发展。董事会,这可能为中国风险投资带来更好的退出渠道。在今年如此大的环境下,我们今年的投资速度比往年稍慢,但我们在整个行业中仍然处于领先地位。就投资而言,我们最终仍追求高回报率。为了获得最佳回报,我们一直在考虑投资哪些领域、投资哪些项目以及何时退出。

倪正东:今年是政策变化最大的一年。投资者和企业家尤其焦虑。你是个老司机。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种焦虑?

熊晓鸽:投资是一份工作。投资者自己不得不担心你的LP。无论何时,投资心态尤其重要。投资和管理基金可能是一个反周期行业。因为相反,每次你到达谷底,你都能清楚地看到真正的好机会。每个人都很顺利,股票很好,烧钱的时候,但是一定要冷静。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基金,但是好的项目是有限的。如果整个行业投资过快,行业没有得到充分判断,价格上涨相对较高,导致投资成本上升,投资回报可能下降。管理投资意味着管理金钱、管理时间和管理投资者关系。

倪正东:很多人觉得中国在寒冷的首都冬天不需要这么多资金。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一些人说90%的资金将无法获得。你认为有多少家基金管理公司最适合中国?

熊晓鸽:从购买力平价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个数字最多是美国的四倍,大约一万多。然而,并不是突然间,一个好的基金经理需要一定的成长周期。

保持乐观的态度,没有什么是困难的。

倪正东:什么时候对你最好?最糟糕的时候是什么时候?作为创始主席,你面临的最大危机是什么?

熊晓鸽:风险投资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迄今为止,美国最早的风险投资只有50年的历史。我们投资的每家公司都希望他能成为一家百年老店。不幸的是,科技行业中只有很少的百年老店。在美国可以计数的百年老店中,小发猫和通用电气是与技术相关的。

我们想把IDG首都变成一家百年老店。自1992年成立以来,26年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还有四分之三的时间。市场的起伏是正常的。我们经历了许多轮完整的经济周期。每次危机来临时,每个人都会恐慌。首席财务官总是在寻找

在投资行业,心态非常重要。搭档在一起,永远保持良好的心态,乐观面对任何一种挑战,迎接它,解决困难,没有什么是困难的。你喜欢投资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大部分时间你都在学习新事物,这本身就让人兴奋。

让中国真正进入下半年。

首先,一定有像纳斯达克这样的市场

倪正东:业内许多人都说我们的行业是否应该进入下半年。前20年是前半年。今年正处于转折点。有许多变化。你认为风投和私募股权投资今年下半年会进入吗?如果是在下半年,你认为下半年会发生什么新的变化、特点和趋势?

熊晓鸽:中国还没有进入下半场。美国做风险资本家才50年。美国已经进入下半年,而中国仍处于上半年。

中国股市开始于90年前,但今年才28岁。美国今年有三家公司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苹果、亚马逊和微软。然而,中国成长型企业市场约有500家公司,规模不到5万亿,超过600家中小企业,规模约为7万亿。深圳主板最初有400多家公司,约5万亿。

换句话说,美国的公司比中国交易所的所有上市公司都有更大的市场价值。如果中国要进入下半年,它必须首先拥有像纳斯达克这样的交易市场。中国企业要想在国内上市,必须达到一定的利润目标。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已经14年没有在美国盈利了,但这并不重要。它可以快速生长。如果中国有纳斯达克这样的交易市场,未来的“BATJ”可以选择在中国上市。

倪正东:20年前,我们呼吁中国建立自己的纳斯达克。20年后,3000多家公司上市,但今天中国没有真正的纳斯达克。SciDev.Net仍然是一个注册系统,利润要求仍然很高。创业板已经成为主板。我们共同呼吁中国早日出现真正的纳斯达克。只要中国没有真正的纳斯达克,我们都在上半年。

IDG资本会考虑继承或进一步发展的问题吗?你个人有退休计划吗?你多大了?

熊晓鸽:投资不是一项体力工作。除了投资业绩之外,基金经理失败的教训对基金管理也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当前相对低迷的市场环境下。你年龄越大,失去的越多,从失败中吸取的教训也越多。我之前说过,IDG首都应该变成百年老店,所以我们的团队多年来一直在不断学习和创新,一直保持着竞争意识。从投资到内部管理、人员培训等,我们一直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倪正东: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你为什么喜欢5G和TO B的投资?除了这两个,你还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地方吗?

熊晓鸽:我们过去投资的成功公司的主要销售市场都在中国。每家BATJ公司的海外销售额都没有超过10%。什么可以销往国外?在我看来,TO B领域,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行业,必须走出去。例如,我们投资的Cobos是苏州的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生产吸尘器、吸尘器和玻璃幕墙。该公司约5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今年已在a股上市。

在与政府打交道和开发当地资源方面,国内企业家比外国企业有很大优势。例如,目前,世界上最大和最盈利的银行都在中国,但我们的银行主要使用外国金融管理系统软件。我们在这个领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我也特别喜欢5G。中国4G居世界第一。5G时代将带来更多改变这种延伸的机会。例如,5G可以应用于移动互联网、医疗微创手术等许多领域。中国在应用技术方面的发展必须比国外快得多,因为国外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倪正东:我相信未来还有很多投资方向。5G将带来新的机遇和新的应用。谢谢,让我们在投资领域做好工作。

熊晓鸽:祝大家成功。祝贺青科